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学富五车 > >正文

迤逦纪作文欣赏

时间:2019-04-01 来源:六神无主网
 

  【提要】本篇《[素材]迤逦 迤逦纪_》由应届毕业生小编为需要素材的朋友精心收集整理,仅供参考。内容如下:

  “这是你写的吧?”芷熙眼里透着不可否认的光芒。

  “啊、啊?”皆落猛得抬起头。

  尴尬的空气充斥着睡意朦胧的午后,心跳漏了一拍,秒针停止转动。

  “既然不是丑小鸭,为什么要变成白天鹅?”

  不是丑小鸭……

  倏忽趴在云层底下的太阳猛然一跃,肆意地拨撒暖人心弦的光辉。

  是什么,是什么在心底浮涌?

  是什么,是什么又重新苏醒?

  Part B

  对勉强考中重点中学的皆落来说,去XX中学念书并没有太大的向往。

  果不其然,身边的同学都是身藏不露的高手。

  小A的成绩名列前茅。

  小B跑800无人能及。

  小C的歌声好若天籁。

  小D弹得一手好钢琴。

  小E篮球打得超漂亮。

  ……

  如此种种。想想也是可笑呵,皆落在自己念的初中一直都是老师最喜欢的学生,同学眼中的榜样。到这里来,便处处比不过人家了。

  而不幸的是,分到的同桌又是班上的班长芷熙。武汉哪家治疗癫痫病好又是一全才。挫败感只有埋在肚子里。

  冬天的天空又是这样布满阴霾的呢?

  仿佛是只丑小鸭一样,等待天空放晴的日子,等待自己蜕变的日子。

  而谁又能准确的知道,那个时候会在何时来临?

  Part C

  冬天的早晨真是让人讨厌呢。

  皆落拔高了毛线领子,嘲手心呼了口白气,拿了妈妈给热过的光明牛奶出门了。

  路灯还闪着若隐若现的光,马路上只有稀稀寥寥的几辆车,扫地的阿姨和卖考番薯的大叔。

  “喂!皆落!”不知从哪个方向传来熟悉的声音。

  恩。是芷熙呵。

  红扑扑的脸蛋,粉蓝色的毛茸茸的外套,一条纯白色的毛线围巾。芷熙向来这样讨人喜欢,皆落并不是特别喜欢与芷熙站在一起。是出于少年的好强心与日渐形成的挫败感吧,就像被家长夸奖惯了的孩子,若有一天不再夸奖他了,强烈的失落就油然而生了。

  “你起得很早呀。”芷熙脸上是永不磨灭的笑容。

  “恩……”皆落低着头,有一腔没一腔地答着。

  数学课上,老师兴奋地自顾自地画着sin图和cos图。语文课上,老师乱飙口水亢奋地念苏轼的诗……这些从前很吸引皆落的课程,现在似乎都索然无味了。

  唯一的兴趣就是在课上顾自己写文章。不停地写啊写。皆落乌海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觉得那似乎是写给自己的对话。

  “皆落,你在写什么?” 芷熙咬着笔头,好奇地打量着皆落手中的纸。

  “没、没有什么。”皆落慌忙地把纸塞进抽屉假装很认真地开始听课。

  芷熙狐疑地看了看皆落,又重新开始抄满黑板的笔记。

  Part D

  新年如期而至。

  学校取消了文艺晚会,改成了烟火晚会。

  偌大的操场,密密麻麻地站满了人。

  校长一系列的形式化的陈词之后,操场的四周烟花四起,在深蓝色的夜幕中如夏花般绚烂绽放,尽显娇容。身边的人欢呼、呐喊,对着迈着舞步的烟花喊出自己的愿望……

  其实想想,与这么多的人一起看烟花,多浪漫的事呢。但皆落却总觉得这盛大的场面自己是那么格格不入,抬起头,烟花是如此绚美,绚美到盖过了那些星辰的光芒,就像自己,已是平淡到不能再平淡的丑小鸭。

  “皆落,晚会结束了去吃烧烤么?有很多同学都去的喔!”芷熙一脸兴奋和单纯,干净到全世界都想把她捧在手里。

  皆落摇摇头,没有说什么便径直走开了。

  留下一脸茫然的芷熙。

  回到家还很早,皆落习惯性地打开自己的博客,用冰冷的手指敲下自己的心情。

  皆落有时也会写写小说的,那些女主人公,大多是自己的影子,平淡癫痫治方法而普通,活在自己的世界,慢慢封闭。

  一个网友说要帮皆落到一个小说杂志投稿,问皆落要什么笔名,皆落浅笑,随口说了句“夏殇”,并没有放在心上。如同一个小小的音符出现在一首长长的曲子里,淡到虚无,无痛无痒。

  Part E

  像是复制粘贴,昨天和今天并没有什么区别。三点一线的校园生活。

  皆落正发呆着看着窗外,眼神没有焦点。

  “皆落?皆落!” 芷熙用胳膊撞了撞皆落。

  皆落如梦初醒地回过神来:“有事么?”

  芷熙翻出一本小说杂志,指着一篇文章《夏殇》:

  那些夏天,

  从来不曾哀伤,

  以为韶华,

  是满天星辰,

  在静夜中散发,

  晶莹的光芒。

  那些夏天,

  开始学会沉默,

  以为幸福,

  是彼岸之花,

  一经风吹雨打,

  便纷纷凋落。

  绽开的笑靥,

  现在凋零了么?

  许下的诺言,

  随风而逝了么?

  很多人,

  都已呼和浩特比较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经走远了。

  很多事,

  都已被遗忘了。

  我还净留在夏天,

  固执地一直相信,

  只有寸活在那个夏天以前,

  我才还是白天鹅。

  而之后,羽毛凋落,

  重新回到丑小鸭。

  ------By 夏殇

  “这是你写的吧?”芷熙眼里透着不可否认的光芒。

  “啊、啊?”皆落猛得抬起头。

  尴尬的空气充斥着睡意朦胧的午后,心跳漏了一拍,秒针停止转动。

  “写的很好哦……其实我早就知道。”

  “既然不是丑小鸭,为什么要变成白天鹅?”

  不是丑小鸭……不是丑小鸭……

  倏忽趴在云层底下的太阳猛然一跃,肆意地拨撒暖人心弦的光辉。

  皆落宽慰地笑了,是啊,既然不是丑小鸭,为什么非要给自己戴

  上“丑小鸭”的头衔,既然不是丑小鸭,为什么要变成白天鹅?

  是什么,是什么在心底浮涌?

  是什么,是什么又重新苏醒?

  Part F

  其实很多东西,从来不曾远去。

  ……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