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大显神通 > >正文

火车_微小说

时间:2018-01-01 来源:六神无主网
 

列车前方到站汕头,停车两分。

长途绿皮火车的硬座车厢像是一锅沉闷的温水,除了偶尔作响的手机铃声和襁褓中小孩子呀呀喃喃,所有人都迷迷糊糊的半睡不睡。每到一站,下去的人带走一些嘈杂,上来的人带来另一些嘈杂。列车启动,嘈杂声慢慢消下去,最后又变回一锅沉闷的温水。

汕头上来了一位半老的老头,左手托着一个大旅行箱,右手提着两个塑料袋,脖子上挂着一个小孩,五六岁的样子,瞪着大眼睛,左顾右盼个不停。老头停下来,将塑料袋扔在我旁边的椅子上,然后把脖子上的小孩撂在塑料袋上,孩子问:“姥爷,是这儿吗?”老头有点耳背,大声说:“就这儿,到啦!”

一老一少满嘴的京片子,让我提了一下精神:能在广东的火车上遇到北京来的爷俩儿多少也算有些稀奇。老头将东西放到行李架上安顿好,自己坐了下来,小孩坐在他腿上。五六岁的孩子个儿不高,还不够买火车票。但蜷曲地坐在姥爷腿上却也是件辛苦的事情。那孩子把鞋脱了,为了图舒服,脚一点点的伸到我的座位上,看我没反应,最后干脆全然搭在我的腿上。老头看看我,点头一笑,然后对那孩子说:“丢丢别讨厌啊。”说完就将脸转向一边,那孩子的脚还在我腿上放着,没事还一颠儿一颠儿的。

我把腿往窗户边挪了挪,尽量给那小孩让出一些地方。算是睡不着了,拿出书来慢慢看。

小孩把头探过来,遮在书上,正好挡住我视线:“叔叔,你看的是什么书啊?”小孩子说话声音很大,前后的几位睡着的乘客闭着眼睛努了努嘴,变了一下姿势,继续眯着。

“丢丢别讨厌啊。”那老头念了一句。

我有点不太耐烦,把书往边上一歪:“小说。”

“什么小说啊?”

我没再理他。那孩子看在我这讨不着彩,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用脚蹬了我两下。

水果饮料矿泉水,瓜子小吃花生米――哎,这位旅客请注意一下脚下――

天津什么医院治疗羊癫疯最好爷爷我要吃小吃!”

“不是刚吃完饭么?”

推车的乘务员走过爷俩身边,那孩子眼疾手快从车里抽出一袋儿威化,草莓味的。一手就撕开,拿了一个嚼了起来。

“您好,六块。”乘务员对老头说。

老头给找了六块钱。

那孩子吃完了一块威化,掉了一衣襟儿的碎屑。回头问老头:“姥爷,那个大叶儿的是什么树啊?”

老头耳背,第一次没听到。

那小孩猛的锤了一下老头的胸口,把老头锤的直咳嗽,大声骂道:“咳咳咳,哎你这小兔崽子,这是干嘛啊?!”

“那个大叶儿的是什么树?!”

“大爷?”

“是什么树?”

“大爷就是如果你爸爸有个哥哥,那个人就是你大爷。”

小孩又踢了我两脚,从座位上站起来,他好像是坐累了,站在老头的腿上,身子前倾,挂在了前排座位的靠背上,不停地前后摇来摇去。

前排的人被他摇醒了,抽出一台笔记本电脑,开始敲键盘。

小孩看了一会,问前面的人:“叔叔,电脑里有没有游戏啊?”

“有啊!”

“那借我玩一下吧!”

那人抹不开面子,把电脑递给了小孩:“别摔着了啊!”

“丢丢别讨厌啊。”老头念了一句。

小孩蜷在老头腿上,玩了好久一会电脑,非要给他爸打电话。老头拿出手机摆弄了半天,拨通一个号码。

“喂!喂?……哎哎,志刚啊,是我。哎,丢丢跟你说话啊!”把电话递给了那个小孩。

“爸爸?爸爸!我回北京你给我什么礼物啊?……啊?……不要!我要小电脑!……嗯对,小电脑啊,你记住了!”完了就把电话给挂了。

水果饮料矿泉水,瓜子小吃花生米――哎,这位旅客请注意一下甘肃治疗羊羔疯最知名的专家脚下――

“爷爷我要吃瓜子儿!”

“不是刚吃完威化么?”

推车的乘务员走过爷俩身边,那孩子眼疾手快从车里抽出一带儿瓜子儿,一手就撕开,拿了一个嗑了起来。

“您好,六块。”乘务员对老头说。

老头给找了六块钱。

隔着过道另一边的人早就给折腾醒了。问老头他们去哪,老头耳背没搭理。她就问小孩。

“回北京啊小朋友?”

“是啊”

“来广东干嘛来了?”

“烧香。”

“瞎说。”

“你才瞎说!”

“丢丢别讨厌啊。”老头念了一句。

列车前方靠站龙川,停车两分。

龙川上下的人都多,一锅闷水一过龙川算是给搅和开了。人一多,小孩也跟着活跃起来,在车厢里前后前后的跑。老头坐在我旁边,眼睛盯着小孩,但也由着他跑来跑去。偶尔念一句:“丢丢别讨厌啊。”但好像只有我才听得到。

车向前面有几个潮州人,彼此说着潮州话。小孩跑到他们旁边,大喊:“请说普通话!我听不懂你们说什么!”

几个人乐了,改用普通话说:“小朋友不要淘气!”

那几个潮州人后面,是两个龙川新上来的男人,一个披着件大衣,满嘴胡子;另一个抱个书包,留着一个染成橘黄色的刘海。那位大衣看小孩子挺活跃,就拦住他问:“小朋友几岁啦?”

“五岁”

“老家哪里的啊?”

“不告诉你!”说着跑回到老头的怀里。

水果饮料矿泉水,瓜子小吃花生米――哎,这位旅客请注意一下脚下――

小孩拦住推车,指着一个陀螺说:“爷爷我要这个!”

“怎么什么都要啊你?”

那孩甘肃羊癫疯医院电话号码子眼疾手快从车里抽出那个陀螺,一手就打开包装盒。

“您好,十二。”乘务员对老头说。

老头给找了十二块钱。

那个陀螺是带发条的,上弦之后扔出去,陀螺边转边唱歌:

天上的星星不说话,地上的娃娃想妈妈。

就这一句,翻来覆去的唱。

那孩子拿了陀螺之后,就没停下来过。像一块抹布粘在列车的地上,陀螺转到哪,他就擦到

哪。全车的人再也静不下来了,脑子中阴魂不散的滚动播放一句歌:

天上的星星不说话,地上的娃娃想妈妈。

陀螺转到橘黄色刘海的脚下,被他捡了起来。

“小朋友你玩的不好,来,哥哥给你转一个!”

“你还给我,丑八怪!”小孩指着他的鼻子喊道。和他坐在一起的大衣笑得直不起腰来。

橘黄色刘海把陀螺还给小孩,又好气又好笑:“小朋友太淘气了!”

小孩一把拿回陀螺,蹲在地下。

天上的星星不说话,地上的娃娃想妈妈。

天上的星星不说话,地上的娃娃想妈妈。

天上的星星不说话,地上的娃娃想妈妈。

老头盯了孩子太久了,现在有点困乏。车上这么多人都认得这孩子,让他玩一会吧。老头眯着眯着闭上了眼睛。

天上的星星不说话,地上的娃娃想妈妈。

天上的星星不说话,地上的娃娃想妈妈。

列车前方靠站惠州,停车两分。

天上的星星不说话,地上的娃娃想妈妈。

车慢慢停下,又慢慢开走。下去的人带走一些嘈杂,上来的人带来另一些嘈杂。列车启动,嘈杂声慢慢消下去,最后又变回一锅沉闷的温水。

老头巴咂巴咂嘴,侧了侧身,闭着眼睛念了一句:

奥卡西平片适合治哪种癫痫丢丢不要讨厌啊。”

没人应他,也没有陀螺唱歌。

“丢丢?”

仍然没人应他。

老头猛然睁开眼睛,腾地站起,大声的喊:

“丢丢?!?!”

还是没人应他,倒是把全车厢的人喊精神了好几个。

“我外孙子哪?谁看见我外孙子啦??!”

老头甩开步子往前面几节车厢走去,回来的时候魂都没了,仍然丢丢,丢丢的大叫着。往后面几节车厢跑去。

再回来的时候,老头子哭哭啼啼的念叨,我的丢丢丢了,外孙子丢了!车厢的人叫他这么一折腾,全精神了。一锅闷水又煮开了。大家七嘴八舌议论起来。有人说那几个潮州人下车了,没准是被顺着人流带下去的。有人说不会。有人说橘黄色刘海和大衣也下车了,没准是被他们两个拐骗走了。有人说对对有可能,我好像听到他俩说要带着小孩去站台上给他买方便面。还有人说,瞧这孩子名字起得,丢丢丢丢能不丢么?

有人找来列车长,老头子疯啦!自己说不清楚,旁人帮他说。列车长已经电话通知惠州车站找孩子了,让老头不要急。怎么能不急?老头把大箱子和两个塑料袋从行李架上折腾下来,愣是要下一站下车!谁也拦不住。

列车前方靠站东莞,停车两分。

车慢慢停下,人们都给老头让路,他急匆匆的跑下站台去,很快就没影了。

下去的人带走一些嘈杂,上来的人带来另一些嘈杂。列车启动,嘈杂声慢慢消下去,最后又变回一锅沉闷的温水。

水果饮料矿泉水,瓜子小吃花生米――哎,这位旅客请注意一下脚下――

没人照顾他生意了。推小车的走过去,不知是谁,随口哼了一句:

天上的星星不说话,地上的娃娃想妈妈。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